来源:IPO那点事

有句话说的好,好片都是相似的,烂片各有各的烂法。

“最好的作品既尊重人的本性、影视的本性,同时也尊重商业的本性。”

——一网友评论

1

元旦票房口碑惨败

元旦过后,在人们还沉浸于2018年电影票房以势如破竹之势冲破600亿的时候,电影业的近况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去年元旦期间,在《解忧杂货铺》、《前任3》为代表的10部电影的强力加持之下,元旦假期三日内票房总收入达到12.71亿元,一鼓作气打破2015年元旦档保持的8.63亿元的票房纪录,成为史上最卖座的元旦档,最终为行业赢得了将近20亿的票房,可谓是为2018年迎来了开门大吉。

然而,乐极生悲难免有几分道理,新年伊始,电影票房便发生了超出预想的大跳水,截至1月1日21时,2019年元旦档国内电影票房总收入9.81亿元,与去年同期12.71亿元相比,下滑22.8%。

有句话说的好,好片都是相似的,烂片各有各的烂法。

由黄觉、汤唯主演的文艺片《地球最后的夜晚》未映先火,上映前预售便破亿,12月31日首日票房2.61亿,但好景未长,由于口碑彻底崩盘次日票房便骤降至1141万,猫眼评分只有2.6分。

无独有偶,打着鬼吹灯招牌的《云南虫谷》并未激起观众的“盗墓热”,不温不火,上映4日累计票房1.33亿元,猫眼评分5.1,豆瓣评分惨不忍睹,区区3.5分。

雪上加霜的是,这两部反转不断的电影可是连累了一众投资方。

1月2日,《地球最后的夜晚》主投方的华策影视便遭遇跌停,创上市新低,公司市值缩水16亿元。截止1月3日,华策影视股价继续下跌至7.78元,跌幅为3.47%。

作为难兄难弟的另一方,《云南虫谷》的主投方华谊兄弟也不好过,在昨日开盘后一度跌超7%,截至收盘下跌6.18%,市值仅剩123亿元。截止1月3日,华谊兄弟股价为4.42元,涨幅为0.45%。

再加上葛优主演的《断片之险图夺宝》表现不尽人意,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反而改编自意大利影片《完美陌生人》的《来电狂响》以2.84亿的票房成功拿下元旦假期档期冠军。

都说新年新气象,一切人与物都想讨个好彩头,但期望越大,失望越大这句话送给元旦电影一定不为过,究其原因,营销至上的华丽包装加上在混乱的世界观下晦涩乏味的内容才是原罪。

1.营销失格

就拿在万众期待下“跌落神坛”的《地球上最后一个夜晚》来说,该片在上映前就吊足了观众的胃口,先是受到金马奖和戛纳电影节的青睐,再是因主打60分钟的3D长镜头而受到瞩目。随后,名为“一吻跨年”的宣传概念先后在抖音和《吐槽大会》不断被消费,同时也不断提高观众的期待值。

2018年12月7日,华策影业(天津)有限公司和北京合瑞影业文化有限公司两个出品方联合发表了“《地球最后的夜晚》发行票价及跨年活动声明”,声明中写道:

“这也是2018年最后一部电影,影院可以做跨年活动,可选择在12月31日21:50开场,影片结束时恰好是0点0分跨年那一刻,观众可以与最重要的人一起度过一个最有仪式感的夜晚,一吻跨年!”

然而,这个营销本身便存在问题。

随着浪漫的跨年概念不断被放大,电影本身的文艺性逐渐被淡化,反而使得不少人以为电影属于跨年浪漫的爱情类型,一度被捧上“网红”高峰,成为大多数人,尤其是年轻一代的必看贺岁电影。然而由于错位的营销和电影定位使得观众前脚满怀期待进去,一脸懵逼出来。

“营销手段上确实充分利用了普通观众看重跨年仪式感的定焦,但最终影片本身的反响根本无法满足趋之若鹜的观众。”

2.影片不对胃口

与导演毕赣的前作《路边野餐》一脉相承,《地球最后的夜晚》打破了线性叙事,采用现实、回忆、梦境相互交织的方法书写走向。这意味着观众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通过一切事物的细节和表情来分辨时空次元,而不是放轻松以一口气看完的爽快情绪来看故事。

更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贴上文艺

同时,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猫眼月度活跃用户超过1.3亿,其平台上的媒体内容月均浏览量11亿,预告片观看量累计19亿次,电影评分近1.5亿条。除了参与电影发行,猫眼还对电视剧、综艺等内容进行投资,以及提供娱乐票务、衍生品和卖品预售等娱乐消费产品及服务。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猫眼娱乐实现营业收入5.96亿元、13.77亿元、25.48亿元和18.95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06.6%。

作为国内娱乐领域的一大重要组成部分,猫眼娱乐的利好消息也是得益于回归理性的国内电影市场的源远流长的发展。

3

电影市场迎黄金时代

根据资料显示, 中国娱乐市场于2017年达到1.28万亿元,2012-2017年复合年增长率17.2%,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市场。预计2022年达到3.22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可达20.2%,文娱板块依旧有未来可期。

其中,在关于内容监管、限制艺人薪酬等相关影视行业政策不断收紧和资本纷纷大逃亡模式之下,历经去年风雪洗礼的电影行业还是为大众传来捷报:2018年全年共生产故事影片902部,全国票房首破600亿元,达到60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9.06%,再创新高。此外,国产影片票房378.97亿元,市场占比62.15%;新增银幕9303块,全国银幕总数达到60079块,稳居世界第一,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电影市场依然有着无法估量的潜能。

与此同时,去年12月,国家电影局下发文件明确提出,鼓励影院投资建设,预计2020年银幕数量超8万块,同时通过财政补贴提升放映技术和设施改造,提升县级影院、中西部影院建设改造,以及深化院线改革,突出资产联结型院线,鼓励新建和并购重组。随后,国务院办公厅也公布通知,将从税收优惠和投资融资两方面鼓励影视发展。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对此解读是:

“电影界希望推动电影市场繁荣发展,这是大背景。”

再加上随着“票补时代”的消亡,虽说短时间内对惯于烧钱的第三方票务平台和投资方对于票房的信心有所冲击,但这意味着如何提升消费者的黏合度成了在线票务平台下一步必须思考的问题。而对于电影产业而言,这无疑是使其重新回归正轨的一利好消息,在凭借内容质量和平台产品进行差异化竞争的同时,也可以为其他优质电影争取了公平的排片话语权,正所谓一切凭实力说话,票房奇迹和票房毒药的分界线一清二楚。

由此可见,在相关政策的同支持下,电影行业有条不紊向着大好方向奔去,以猫眼为代表的具有一定影响力和号召力的在线票务平台也会随之发生战略改变,借着互联网的助力,从单一的票务业务到多元化的商业模式布局泛娱乐产业,在成为电影市场和大众之间一座有价值的平台桥梁的同时,也树立了从消费互联网转向产业互联网的典范。

4

结语

告别对于影视行业“至暗至寒”的2018,无论是作为投资者,还是作为相关企业,急需通过一些成绩和动作证明自己又或是为恢复资本与市场的信心再添一波助力。

大型在线票务平台在积极推动资本运作提升自身市场竞争力的同时,也将会在这一新科技时代下运用大数据借助网络形成的口碑和规模效应为优质电影提供“内容+渠道”的协同优势,最终使得投资制作方和平台成就高口碑和高票房的双赢之举。

眼下元旦的电影票房确实打了个哑炮叫人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这一次,《地球上最后一个夜晚》、《云南虫谷》等“烂片”再度为相关从业者敲响警钟,所谓的营销、锁场等伎俩在“内容为王”的时代里是多么的不堪一击,电影口碑与质量才是无往不利的制胜法宝。

首页体育